宋瑞还提出,可以根据降价景区清单、降价幅度和方式,测算不…

2019-08-08

摘要:乌克兰铁路工程师爱娃隆是一名“网红”,致力于推广中国产品和中国文化。如今,她拥有40万粉丝,近期还受邀来到了中国。

cagivauk.comihugbboq.com

互联网巴士市场从去年11月份开始有正式产品出现,如北京的接我,和深圳的嗒嗒巴士。去年12月份,易到推出易到巴士业务,今年3月份,易到调整战略方向,收缩巴士项目。

截止到今年8月份,市面上的巴士项目已遍地开花,诸如滴滴巴士、考拉班车、哈罗班车、嘟嘟巴士、PP大巴、小猪巴士、接我、嗒嗒巴士等。刘瑞奇今年2月份离开易到后,加入了PP大巴项目。但坐到我对面的刘瑞奇并非以PP大巴发言人的身份来到网络。他在今年4月份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创办了叮当巴士,5月下旬,500万人民币天使轮到账。

两个月零十天之后,叮当巴士iOS和安卓版内测完毕,很快就会正式上线。目前各巴士服务集中于班车服务,做包车的还不多。叮当巴士便是着眼于包车市场,刘瑞奇告诉我,现在叮当巴士有5家车辆供应商,能调动1500多辆巴士。我当然会先问下刘瑞奇,怎么会在历经了易到巴士、PP大巴两家班车形态的公司后,“背叛”了这一模式,开始折腾起包车业务来。

“集客时间太长。”他说。企业班车集客因素有三点:时间、线路和价格。一般而言,公交集团新开一条线路的集客时间是3-6个月,也就是需要花3-6个月的时间座位才能坐满。

3-6个月,也是互联网集客不能绕过的瓶颈,甚至通过互联网时间会更长。刘瑞奇介绍到,采取线上收集方式,20万条用户需求才能做成一条线路,而以规定起终点的方式(如从望京到天通苑),1万条、或是三五千条用户需求就可以匹配出一条线路。每条线路在新开通时上座率很低,5-6个月达到平衡状态,但问题是10条线可以,要开1000千条线时怎么办?每条线都需要5-6个月达到平衡,“这时间成本太高。”根据刘瑞奇提供的数据,北京有合法运营资质的大巴车在8000台左右,其中有3500辆企业自有班车,另有3500辆旅游班车,算上这些车辆的闲时运力,目前互联网公司所能盘活的大巴车运力在2000台左右。

我们所知的滴滴巴士、PP大巴等互联网班车平台,以及叮当巴士这样的包车平台,共用的是这2000辆大巴的资源。叮当巴士合作的新月、首汽等国企,在车辆利用率上是偏低的,“他们很高兴与我们合作,”刘瑞奇说道,这些车辆已经实现了营收平衡,出来在叮当巴士接活等于是净赚,车辆复用利用率是50%左右。